<nav id="aiucy"><tt id="aiucy"></tt></nav>
<xmp id="aiucy">
  • <menu id="aiucy"><tt id="aiucy"></tt></menu><xmp id="aiucy">
  • <xmp id="aiucy"><xmp id="aiucy">
  • <menu id="aiucy"></menu><nav id="aiucy"></nav>
    baidu
    互聯網 www.baidu.com

    掃蕩一切 支付寶地面部隊全面出擊
    發布于:2015-09-03 19:59  瀏覽:

    新聞圖片

    即便阿里巴巴上市之后的市值一度逼近3000億美元,但可能仍然難以掩蓋阿里旗下另一資產——螞蟻金服的價值。就其中一些方面而言,它是通過那些遍布街頭的便利店、出租車以及大大小小的餐館體現的。

    從8月份起,在上海的全家以及農工商旗下的好德、可的等便利店,開始支持手機支付寶錢包里的二維碼掃碼支付,當天的首筆支付甚至可以打九折;這個勢頭還很快蔓延到了強生出租車里,如果乘客在結賬時使用支付寶掃碼支付,可以每筆便宜3元錢。

    這不僅僅是支付寶的一次簡單的“燒錢”推廣。在2個月后的11月初,螞蟻金服O2O事業部零售團隊負責人徐天標對界面新聞記者透露,支付寶正在與便利商超行業排名前100的公司進行對接,目前已經接入了50多家品牌,全國覆蓋幾萬家門店,全家、喜士多、好德這樣的知名便利店品牌全部在列。

    從2013年下半年開始,支付寶還與海底撈、望湘園、漢堡王等餐飲品牌合作,在店內布設免費WIFI;在全國35個城市,支付寶推出了可使用移動錢包支付的“未來公交項目”;另外在全國18個一二線城市30多個停車場,也有支持支付寶支付的“智能停車”服務。

    支付寶公關經理張道生透露,支付寶在線下的計劃是切入大部分小額支付市場,包括醫院、便利店、公交等,未來還將進入火車站和機場。

    這是支付寶自2011年在廣州網貨會上首次推出“條碼支付”產品之后,第三次試圖推廣線下移動支付。

    “(前兩次)我們拼命在推,大家卻感受不到。”徐天標總結說,其中很大一個原因在于智能手機的普及率,當時還不足以消除移動支付的陌生感,很少有人愿意拿著手機結賬。但到了今天,大量千元、甚至800元以下的智能手機的普及,讓“手機錢包”至少在理論上不再是一個問題。

    就在11月20日,“微信連WiFi讓你和用戶更近”的廣告也開始充斥微信朋友圈。在商家申請加入騰訊的免費WiFi網絡之后,不僅可以支持微信支付,在其所處的商圈、酒店、醫院、餐館等地點,商家還可以向同一個WiFi網絡內的手機用戶發送商品和促銷信息。根據騰訊的官方統計,目前微信的活躍用戶約為4.38億。

    這些互聯網公司的意圖很明顯,那就是盡可能地將自己的服務從互聯網延伸到現實世界,這在它們看來是鞏固未來競爭優勢的一個關鍵。尤其是當“手機取代錢包”成為公認的趨勢時,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就更沒有理由不去做一些準備。

    便利店企業美宜佳是第一家與支付寶合作的便利店品牌,其市場總監蔡杰峰告訴界面新聞記者,相比包括還沒入華的Apply Pay在內,很多新的線下支付方式對門店來說都要增加一些硬件,美宜佳總共在全國范圍內有5600家門店,涉及硬件改動相當麻煩。而支付寶采用的掃碼支付方式無需額外的硬件投入,掃碼槍即便重新購置也就數十元。

    按照蔡杰峰的說法,與支付寶錢包對接只花了兩周時間,收銀效率卻能提高一倍。這些效率體現在避免了找零、假幣、殘幣等等麻煩。另外掃碼支付實時到賬,比銀聯刷卡支付的T+1到賬還要快,提高了門店到總部的現金歸集效率。

    在支付寶和微信正在積極進入的餐飲行業,附加值至少看起來也挺誘人。以與支付寶實現對接的海底撈為例,還沒進店,消費者的支付寶錢包就收到可以免費使用海底撈提供WiFi的提醒,連上網后,錢包賬戶自動成為海底撈粉絲,還收到兩張優惠券。

    螞蟻金服O2O事業部餐飲團隊負責人吳偉軍告訴界面新聞記者,他的團隊今年五月才組建,目前已和30多個品牌實現合作,覆蓋門店近一萬家。到11月底預計合作品牌覆蓋近50家,門店數突破2萬。

    幾乎所有進入移動支付行業的公司,都試圖向它們的合作商家說明,由移動支付產生的“數據”,會幫助商家賣出更多的服務和產品。今年8月底,支付寶錢包正式推出開放平臺,提供支付、數據分析、會員管理、營銷四大功能。具體而言,支付寶會在后臺依據年齡、性別、消費頻次、消費能力、購物喜好等等,分成不同群組,商家可以在后臺自行篩選,定向推送打折信息或紅包、優惠券等,吸引顧客再來購物。

    只是支付寶仍然需要時間向這些商家證明,所謂的“大數據營銷”不僅是說說而已。“支付寶錢包有開放平臺和服務窗,加上近2億的活躍用戶,這是我們以后的想象空間。”強生出租汽車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黃宏說。他表示對強生與支付寶的合作寄予厚望,不過在剛剛合作三個月還沒有太多數據支撐增長的時候,他的話也還留有一些余地。

    在智能手機普及這個條件滿足之后,支付寶想要挑戰的是這個國家——可能也是這個世界上大多數國家一個根深蒂固的傳統,那就是在沒有補貼時,如何讓消費者忘記錢包,習慣和樂于使用手機付賬。

    蔡杰峰透露說,在美宜佳運營支付寶手機支付一個月內,單日成功交易筆數超過一萬筆,增長確實很快,但如果分攤到5000多家門店,這個數字目前還很小。“用戶和門店,兩邊的推動都不是一件簡單的事。”他說。

    早在2012年初,中國國內另一個移動支付的積極推動者銀聯就推出了“閃付”(Quick Pass),利用手機的NFC(近場通信,Near Field Communication)功能進行支付。到2014年4月10日,銀聯宣布在全國范圍內已鋪設和改造了300萬臺“閃付”終端,支持所有銀聯銀行卡的手機錢包業務(在銀聯的一項最新規定中,支付寶的線下支付將不能與各銀行直連,而是改為也必須經過銀聯結算通道)。

    然而根據央行《2013年支付體系運行總體情況》數據顯示,2013年全年移動支付業務16.74億筆,金額9.64萬億元。對比支付系統共處理支付業務235.80億筆,金額2939.57萬億元,移動支付所占的比例還很少。

    吳偉軍現在自身也有這樣的擔心。“我們在做的可以說是一些先驅的動作,培育市場,也需要商戶自己思索要不要改變。”他說。

    除了銀聯,騰訊微信也是支付寶在這個領域的對手之一。在2014年10月1日上線的微信6.0版本中,“卡包”是一個重要功能,它類似蘋果的PassBook,優惠券、會員卡、機票、電影票等卡票的信息,都可以在這里實現功能的集成。在此之前,“微POS機產品”正在內測的消息也從市場上傳來。騰訊的這一鏈條也很簡單明了:在微信上,由商家的公眾號派發卡券,卡包則負責存儲,線下微POS機則用于核銷這些卡券。

    相比支付寶,微信最大的優勢在于它是一個人們日常打開得更頻繁的應用,并且在嘗試發展那些企業微信公號成為“服務號”。但至少到目前為止,騰訊并未體現出像支付寶那樣的推廣決心。

    支付寶因為種種原因,決定了它要搶先去冒這樣的風險。其中包括它的交易體量、它在第三方支付市場上的地位,以及螞蟻金服的野心。對于不僅服務整個阿里巴巴電子商務生態,更試圖影響金融行業、以獨立上市為目標的螞蟻金服來說,無論如何都不能在“可能爆發”的這場取代錢包的革命中缺席。

    在徐天標向界面新聞記者透露的計劃中,支付寶接下來會依賴獨立軟件開發商(ISV)這樣的合作伙伴,去發展更多的商超和餐飲品牌。所有商超和餐飲門店都要有收銀機,它和電腦一樣包括硬件和軟件,但并不由商家自己采購,而提供這整套系統和后續服務的就是ISV。徐天標說,其中做商超ISV的全國大概有二三十家,目前已全部和支付寶簽好了合作協議。

    支付寶眼下有3億用戶,而支付寶錢包的用戶數量為1.9億,它想要在未來讓這兩者的數量一樣多。


    东京热无码中文字幕av专区》高清在线观看_东京热无码中文字幕av专区迅雷下载_东京热无码中文字幕av专区BT种子下载-迅雷哥在线